您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央视新闻调查记录几位毕业生就业:我的未来我做主 做我热爱的事

央视新闻调查记录几位毕业生就业:我的未来我做主 做我热爱的事

发布日期:2021-06-30 14:26   来源:未知   阅读: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严峻复杂,他们如何面对不断发生的变化,又如何做出选择?《新闻调查》跟随几位毕业生进行了记录。

  她叫王曼诗,是北京建筑大学建筑系大五的学生,但她今天来上班的地方不是设计院,而是录音棚。

  王曼诗:其实以前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自言自语,或者是模仿一些动画片里面角色的声音,后来发现,有配音这个东西,觉得非常感兴趣,所以就在2018年夏天的时候来这里学习。

  这里是业界颇有名气的“光合积木配音工作室”。从一间间相邻的录音棚门口走过,闭上眼,仿佛是在不同的故事中穿越。曼诗在大二暑假报名参加了工作室开办的配音培训班,从此被这个职业深深吸引,一没课就来棚里,在学校和工作室之间已经来回跑了三年。

  王曼诗:是一个很有创造性,然后很有趣的工作,你就会觉得跨次元一样,突然在古代,突然在现代,突然在动画片里,就是我可以过不同的人生,然后我可以成为很多种可能性的人。

  录音棚外,曼诗和同事们正在做对戏练习。职业配音演员一年要录许多角色,需要不断训练自己精确理解人物感情,用声音演绎各种不同的情绪。

  曼诗这几年一直很努力,也颇受前辈老师的认可,去年夏天,她收到了来自配音工作室的签约邀请。这是她梦寐以求的机会,但也让她非常犹豫,选择当配音演员,就意味着放弃自己的建筑专业。

  王曼诗:建筑是五年制,又很辛苦的专业,我这样做,直接跳槽,相当于我五年都是白费。我其实在来公司前两年,我都没有跟周围学校的朋友或者老师提起过我在做这件事情。大家好像很难跳出,我正在学习或者正在做这件事情的一个框。我继续去做不喜欢的东西是对我人生的一种损耗,这种感觉,但是其实能鼓起勇气去选择另一个方向的人,还是很少的。

  同纠结于是否要转行的曼诗相比,李默涵看似是幸运的,她从小热爱广告,大学毕业后又顺利考取了英国莱斯特大学的媒体与广告专业。然而当终于学成要踏入这个行业时,她却感到了很大的冲击。

  这天是2020年的双十一,全年最重要的电商节。一会儿就要开直播了,默涵还没弄明白该怎么操作。她这段时间暂时在朋友炸炸的店里帮忙。这个品牌是炸炸从纽约时装学院学习回国后和同学一起创立的,之前主要做线下店,疫情后就转战到了这个写字楼里的小套间开始做网店。

  网店刚开,没什么顾客,捧场的都是自己人。在当下直播卖货是趋势,就算觉得再尴尬,也得硬着头皮撑下去。

  默涵承认,自己对文字有洁癖,中文系毕业的父亲对她言传身教,塑造了她对文字的固执。这段时间网店的公众号推广文章也是她写的,为这她没少与周围人起争执。

  默涵其实并不反感商业推广,她是喜欢广告创作的。至今,她仍能回忆起幼年时看过的唯美励志的广告,塑造了她对这个行业最初的憧憬和向往。

  八月份回国后,默涵应聘过不少广告机构,还曾成功进入一家本土4A公司实习。但工作内容让她非常不适应。

  李默涵:那种电视广告,我已经觉得很短了,但现在又要截到更短的东西的时候,人们开始不去了解说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是怎么样的……我只想要那几秒、那十几秒的一种冲击,我觉得不是很喜欢吧算是,不是我想要的一个方向吧可能。

  然而,无论默涵对现状有多么失望,“流量为王”已经成为当下的营销金律,短视频、直播、电商产业高速崛起,感到观念被颠覆也不仅仅是默涵一个人。

  都说2020年是最魔幻的一年,但在罗康永、丁晓鹃夫妇看来,2020年有一件事比全世界新冠大流行还要魔幻,那就是,自己大学刚毕业的儿子罗子淇在短视频平台成了拥有百万粉丝的主播。

  罗子淇,北京大男孩儿,超级篮球迷,去年疫情发生时,在迈阿密大学体育管理专业读大四的他正好在国内,于是开始用自己的网名“小虎”在短视频网站开了账号聊篮球。

  小虎:因为当时真的是没有什么事情干。然后就找到了这个地方,然后去表达一些我自己的一些感受之类的。做完之后就是会有人私信说,小虎那你下期说什么呀,我就说我也不知道。就会有很多人就说,想听我去讲一些,现在篮球发生的事情之类的,当时我就接着继续做下去。

  过去一年里,小虎先后在快手、抖音、B站、西瓜视频、企鹅号等各类视频平台开设账号发布短视频,内容包括球员故事、赛事点评、篮球感悟,还有自己和朋友打球的样子等等。最近他还尝试对球赛进行了直播解说。一年来,仅在快手一个平台的累计播放量就超过了四个亿。

  小虎说,自己虽然没看太多爸妈买的书,但其实时刻都在琢磨怎么做好短视频,精确到秒的那种。

  小虎:你即使是一分钟的时间,你的完播率也很低。所以你在前三秒必须得抛出一个疑问,或者说把这个最精彩的部分展现。现在比三秒还要短,现在可能就是一两秒的样子,大家就滑走这样。我个人感觉就是现在的时代很浮躁,大家没有时间去看那些东西,就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取他们想要的。不是说不好,就是有点这种本末倒置,或者说娱乐致死的感觉吧。

  王曼诗:因为那个时候,我身边没有人是从事这方面的,甚至我们家都没有从事艺术行业的人,所以说会觉得不知道怎么入行,首先这是一方面,因为他们是一个比较遥远的存在,然后另一方面就是说也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做到,就是也没有这个尝试的机会,所以会觉得不敢想象这件事情。

  这场戏的导演宝木中阳,也是曼诗在培训班的配音老师,曾带着做学员的她在棚里进行过许多练习和录制。

  王曼诗:那个时候,在上学的时候可能两边跑觉得很辛苦,但是你进了棚的那一刻就会觉得很幸福,我就是另一个我,全新的我。

  最终曼诗做出决定,与宝木中阳创办的工作室签约,选择成为了一名职业配音演员,并说服了爸爸妈妈。

  王曼诗: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其实我觉得不光是我语言表达吧,在我一次次,每一次可能有过什么成果之后跟他们分享,他们就会意识到这是一个真正的工作,然后我觉得是这样。就是一次次的反馈,然后让他们对我这个职业也有了信心。

  不上课的时候,这些学员们也都每天从早到晚地待在工作室里,等待进棚参与录音的机会。虽然还没能成为职业的配音演员,但参加培训的很多学员已经把配音当成了事业,全身心投入其中。

  这样的生活节奏,几乎意味着放弃以前所有专业经验,重新开始,牺牲是巨大的。

  领英公司是全球最大的职场社交平台,去年疫情暴发后,领英中国公司关注到疫情对毕业生就业的影响,组织了公益项目“职场人时间捐赠计划”,至今已帮助两万多名学生从职场人士那里得到了免费的职业辅导。

  王延平:说到职业生涯规划,中国有句古话叫水到渠成,这个渠里面的水是来自很多的支流。这每一个支流,其实都需要我们社会的各个方面去帮助我们每个学生去准备。

  王延平希望做出提醒,就业看似是毕业时才需要面对的问题,但事实上,职业道路的选择从孩子很小就开始了,需要家长、学校给与孩子足够的尊重、帮助和支持。

  王延平:所以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个职场的规划前置到高中的时候……去发掘自己的兴趣,去找到自己的专长,那个时候可以去避免之后的这种困境。我们会看到其实这是一个系统工程。

  小虎爸妈当年对小虎想去国外读体育管理专业也有过担心,但最终还是选择尊重孩子的意愿。当然,那时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儿子能做成今天这样。比儿子拥有百万粉丝还要让爸妈惊讶的,孩子居然真的能靠做自媒体赚钱。

  小虎:如果你去做自媒体,变现的渠道还是蛮多的,就包括商品带货,流量分成,广告,或者说甚至去参加活动,线下活动,其实都是有经济上的补偿的,现在一年多一个月,(挣了)十六七万的样子。它就是一个全职工作。

  今年2月,一家平台向小虎发出签约合作邀请,商定只要能达到一定的播放量,他就可以在现有基础上每月再额外获得几万元的固定收入,小虎接下来一年的收入预计将超过50万元。

  炸炸:其实我觉得它每一个时代它有一种时代的特点,其实我觉得这是一种时代的特征,就是脱口秀,就是搞笑,就是快速地获取信息。在几年前,真的我跟你的观点是完全一样,我是觉得我们能不能获得一些更高雅更深刻更有哲理的东西呢?我后来想啊,我觉得真的那么重要吗?

  李默涵:可能对我来说挺重要的。就比如说我很喜欢窦唯他们那个年代,当时那个音乐的氛围我也非常喜欢。时代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没有的概念。

  默涵留学时的同学李思佳最近在北京实习,今天正好来家里玩。受疫情影响,英国的就业形势非常不乐观,他们的同学大多数还是回到了国内。

  曼诗参与配音的广播剧发布了,弹幕瞬间被刷爆,网友们看到自己喜欢的配音演员,会激动地像见到偶像一样,这其实也就是近几年才发生的事。

  王曼诗:看电视剧的时候我说,你听这个是哪个老师的声音,他说:“啊?这个是配音吗?”我的父母,他们就不会意识到有这样一个职业的存在。

  姜广涛:我刚入行的时候,当时的直观感受就是同行好少……在90年代配音演员被称为棚虫,因为棚里都是暗无天日的,然后大家就像是虫子一样。

  姜广涛,著名配音演员,光合积木工作室创始人。从业二十六年,之前有将近二十年体会的都是隐藏在幕后的感受。近年来,随着动漫、游戏等新兴文化产业的井喷式发展,情况发生了彻底改变。

  姜广涛:大量的比如说二次元题材的动画片、广播剧这类的,包括游戏这类的一些作品,我们现在也经常去参与一些线下的活动,比如说漫展、比如说项目的宣传,甚至可能会有一些综艺什么的。

  王曼诗:之前去声优剧的时候,就会感觉哇外面有那么多粉丝在排队,然后上台的时候底下会有一阵一阵的尖叫,叫你的名字,然后我当时就会觉得好像这不是一个仅仅待在小黑屋里的行业了,我也是在那场活动里第一次收到了关注到我的人给我写的信,然后她说希望更多的女性的配音演员能够被大家注意到。就是看到那个信的那个瞬间,就是眼圈红了。

  疫情前,小虎一直在申请美国大学的传媒专业研究生,并在去年收到了包括东北大学、纽约大学在内的多所名校的录取资格,水果奶奶心水论坛。但他最终选择放弃去美国留学,决定在国内一心一意做自媒体。近几年,各类音视频平台发展迅猛,自媒体从业者预估已超过300万名,像小虎这样月入几万元的也不在少数。

  小虎爸妈对于孩子从小热爱篮球这件事一直很支持,但小虎能走到这一步,让他们在高兴之外又备感困惑。

  在小虎爸妈这辈人看来,工作就是为了养家糊口,人生轨迹最好也按部就班,但小虎这一年的经历完全颠覆了他们的人生经验,全职做自媒体这件事让他们感到很不踏实。

  但其实对于小虎来说,去年做出放弃赴美读研究生的决定时,他的账号还处于起步阶段,并不会知道将来能签那么高薪的协议,让他作出这个决定的并不主要是因为钱。

  这几位同学不像曼诗读的是五年制,他们在去年就毕业了,徐天皓考研失利准备再战,张春雨有了体制内的安稳工作,许一晨则进了互联网公司。虽然中学毕业后只有五年,同学们的职业轨迹已完全不同。

  这是今年春天热播的古装电视剧《风起霓裳》里的一段,为女主角琉璃配音的正是曼诗,这是她配的第一个主要角色,也让朋友们第一次对她的工作产生了巨大的好奇。

  李远虽然这次选秀没能出道,但他现在也有了一些粉丝。未来他想继续留在娱乐圈寻找机会。

  随着作品受到更广泛的欢迎,配音演员们的人气在这两年也越来越高,有了机会像明星一样站在台上接受粉丝的欢呼。

------分隔线----------------------------

历史咨询 - 健康新闻 - 旅游新闻 - 财经资讯 - 社会新闻 - 教育新闻 - 社会文化 - 金融新闻 - 娱乐新闻 - 体育新闻 -